社区服务

当前位置:探球网足球即时比分 > 社区服务 > 九寨沟之秋景观

九寨沟之秋景观

来源:http://www.parkesleaguesclub.com 作者:探球网足球即时比分 时间:2019-11-10 09:51

图片 1

图片 2

图片 3

图片 4

PS 大量的照片与游记,在小弟的博客---西游札记。

Day 10,10/22,忽阴、忽晴

一早六点就起床,摸黑到屋旁的空地梳洗,然后散步到平台,天空透着薄弱的光线,八方仍旧一片黑暗,四周悄声静谧。平台前的白塔已幽幽飘起烟雾,可能老人已经煨桑了吧!

Day 8,10/20,照例阴天

忽传来下楼声,此屋的一位男子领着一位游客走下平台,开车送这人出去,可能是赶着出沟,搭一大清早开往黄龙的巴士吧。

前言,成都住在武侯祠斜对面的九龙鼎,三人房,一床30块。这里交通相当便利,晚上又有锦里的加持,不怕没地方逛,附近又有连锁超市可以买东西……

常有人说,黄龙到底要不要去?有人讲,来到了九寨沟,不去可惜,去了又后悔。一位住在成都的Z君妹妹也劝我不必花时间去了。

六点多,两位室友都在睡梦中,只好摸黑整理行李,不敢开灯影响他人的睡眠。梳洗之后,扛着大背包到柜台退房,同时大包扔在一旁的房间寄放。一打开门,狭长的房间全是各式各样的行李,吓吓!

到黄龙的游客大都是二次进沟之后,当晚、甚至两天前就赶紧去九通宾馆买车票,隔天搭六点多出发的巴士到黄龙,抵达之后拜托司机回程时等他们,然后走上去、搭览车下来,门票好像也是『两百多』,却必须下午三点多就要下山搭巴士,坐到松潘或川主寺住一晚,再搭车回成都。在里面只能逛几个小时而已。

到新南门的公交车好像首班是七点,赶这种车太危险了,而且还要走一段距离,于是我背着小背包,打车到汽车站门口,十块钱(我搭的是新车,所以比较贵)。虽然还不到七点半,汽车站前的庭院已有许多游客等着巴士。

虽说黄龙也是很美,景色也有些回异于九寨沟,然而美景已看了两天,再到黄龙,也已视觉疲乏了,因此我没有打算前去。

照例,找车必须用问的,我坐在巴士的最后一排的最边角,最后一张票嘛!

天色微明时,老人便转动着屋前的大转经轮,一边念着经文。

八点出发。从成都到都江堰的道路宽广,路况很好,除了几处修路段之外。过了都江堰,也出太阳了,暖烘烘的阳光透过玻璃,洒在鼻水猛流、外加咳嗽的我身上,痛苦!

六点半吃早餐,馒头、稀饭和榨菜,一个人15块,好像也是公定价格。

没多久,就遇到传闻中的大塞车了!起因是修路导致路面颠簸又狭隘,如果大家都遵手交通规则的话,只是慢一点而已,大家都能通过,但就是有一堆开私家车的认为汝父有钱,非要超车到对向车道不可。想当然尔,两边全堵住!

今天是走Y字型九寨沟底下的树正沟,又是纯拍照,于是我提早出门,没跟他们一起逛。

那就等吧,等到乘客们开始骂那街超车的,有的说应该把车牌拍下来,刊登到博客上,让博友知道究竟是那些人害大家无法动弹。说归说,没有人拍照,包括说者。

走出藏居,寨子里一片静然,户户色彩斑丽的大门紧锁,连赶早出来旅游的游客也不自主地放轻脚步,生怕打扰了这遍安详的氛围,跟大白天吵闹的景象截然不同。

终于通了,不知走了多久,又塞车了!又见几辆贴着什么车队的轿车开向对面车道,导致塞了更久。

在寨前的空地拍了些照片,就过马路,走下楼梯到树正群海,此地遍布着大小不一的湖泊,再沿着栈道到水源来自老虎海的树正瀑布。

也不知道是第几次塞车,那些专超车、造成大堵车的那个车队几辆车被交通警察拦了下来,不准动,然后一一开单,让守规矩的车先行。当巴士经过那些车时,许多人站了起来,兴奋地朝他们鼓掌叫好,可见这些『游客』多么天怒人怨!

这里的栈道好像分为两条,一条是贴着马路、一条是位于山边,基本上我都是走马路附近的,这样才能欣赏到倒影。然后我改选马路,朝老虎海走去。

有车,当然是有钱人。会组织车队走这条路线,可见是到游客较少的地方旅游,应是旅游爱好者,已去过相当多地方。但是到偏远地区旅游,带给他们什么呢?是开阔视野,尤其是心野,还是能跟亲友炫耀我去过那些还未开发的地方呢?

这一段感觉走马路的景比较美,而且居高临下,可以拍到更广的景。在蜿蜒的马路上,有着不少扛着摄影器材的摄影爱好者,紧盯着风景,随时准备架好三脚架拍照。

有个感受,就是这已非关旅游,而是『流行』,就如流行去非洲,也就是『赶着』前往观光客尚未大批涌进的地方。为什么是赶着呢?这样回来才能说……我早已去过了!或者,你们去的都是一般的观光景点啦!

前方有好个人拍照,快步走过去,那个角度刚好可以尽见对面色彩艳丽的山峦与恬静的湖水。一位摄影爱好者建议我爬上马路旁的栏杆拍照,如此景才大。那……么高!唉,还是爬吧。

想象他们说这些话的口气与表情!呵呵……就是本帮主听过类似的话语,才觉得到各地旅游并没有开阔这类人的『视野』,只是他们『炫耀』与『赶流行』的工具。

小心翼翼、外加费了九虎二象之力才爬上去,因为我的脚踝不太能弯曲。果然,多了一点高度,景也更美了,但是要怎么下来呢?当我跃下来,差点往后摔倒,一旁的妇女赶忙从后护住我,惊喊着小心呀!

对于这类的人,不管他们去过那些地方、有多偏僻、有多美、多有钱,本『贱侠』一样鄙夷之!

感谢这位陌生人。

也因此,接下来的行程就比较顺畅了,只有小堵而已。巴士差不多行驶了两个小时,就会在山边的停车场停车,让轮胎浇水降温,也让乘客上厕所,一人五角。

有人说在九寨沟一定要走栈道,依我的观察并非如此。如果能在栈道看到惊艳的倒影的话,恭喜你有幸遇见灵异现象!

在这种地方都有卖干果和水果的摊贩,我买了几个苹果,味甜多汁,才两块。

栈道与马路都是相通的,因此可以一下走栈道,一下走马路,欣赏不同的景色。有些观景台就在马路旁,也因为这里可以看到美景,不然干嘛设在这里,而且设计的人审美观念会不如我们吗?但有些景就最好走进栈道了,比如日则沟的几个景点,像这些地方都有指标,可以照着指标走进去,就能看到美景。

有时也会有藏民牵着精心打扮过的白色牦牛在风景较美的地方,让游客骑上来拍照收费。其实很安全的,女性同胞不用害怕,白色牦牛可不多见。

不管怎样,全端看各人的喜好与『体力』,毕竟走栈道很费力,景色虽美,身体更重要!

两点时,巴士在一处停车场停车,让乘客吃午饭。进入餐馆一瞧,点菜口黑压压的全是人,服务员忙得不可开交,再加上司机老大喊着吃快一点,还有三百公里要走,还是吃饼干和苹果当午餐吧。

不过,不建议全程搭车,或者走路。前者的缺点谁都知道,后者则是会累死,除非是登山健行喜好者。

因此各位若要搭车前往九寨沟,可以预先买些干粮在车上吃,午餐就不必既赶又挤了。

在栈道的隐蔽处有不少流动型厕所,只要稍微注意一下就能发现,只不过有时没水可洗手,建议带湿纸巾。

坐在后座有位仁兄是在九寨沟工作,因此不时有人问他还要多久,九寨沟的景色怎样等等。起初他很乐意回答,久了也烦了,虽然他也的确因为工作进沟多次,但主要是在县城,而非沟里。

走累了,本大侠就把廉价三脚架当拐杖,后面是几位喜好摄影者,其中一个就笑着说,居然有人拿三脚架当拐杖用!

巴士暴满,空气也闷了,于是不时有坐在车顶的气窗前面的乘客将气窗打开,但山势越来越高,风也越来越冷,冷风灌了进来,谁也受不了,于是后面的人便关了。不久前面的人又打开,就这样开开关关,坐在气窗后面的人一半感冒,前面的人却嫌闷,为什么不换座位看看会有多冷呢?

汝父走起来轻松就好,你管我那么多!

我呢?当然病情更加深,陷入昏睡状况。偶尔醒来时,落寞地望着窗外,景色有时平淡乏味、有时壮丽险峻,只是我已没力气写下来。

要拍水,就必须携带三脚架,但建议要嘛,就带我那种在大卖场买的廉价脚架,充当单脚架拍照,反正多拍几张,总有一张是清晰的。原因是轻便,就算像我『很不小心地』在旅程的最后『忘记』塞进包包里,也不会心疼;要不就买高价碳纤维的,重量轻又稳。要是携带中档的那种铝制……建议出发前练习哑铃,不然丢了心疼、不丢太重!

巴士经过松潘,阳光已是昏弱,映入眼帘的是一幢幢簇新的仿古城墙,此地颇为热闹,是从成都或九寨沟前往黄龙景区的必经之地。有一团旅客在此下车,可能是要先游览黄龙吧。

此时有阳光,海拔两千一百多米、长约两公里的芦苇海之芦苇像星星般闪耀着光芒,不像昨天灰暗一片,然而今天的老虎海和犀牛海虽然能见度比昨天好,但景已不如,旅行真的是要靠运气。

当巴士来到九龙弯时,天色已经全暗,无法一睹山路以近乎一百八十度弯曲蜿蜒而下的壮观景色。而且,我所听到的声音都变得好小声、更是像从远方飘散过来,可见感冒严重到耳朵都塞住了。

PS 在九寨沟里,我是忙地沉醉在美景里,根本无暇去萌生一些诸如浪漫之类的感受。而这篇旅游札记则是尽量忠实记录下当时的心境,因此没写下凝看照片之际所荡起的情感,因为这是『事后』,而非『当下』的情感。

坐我隔壁的男人尤先生同样一个人到九寨沟旅游,他早就在网上订朗介之家的床位,才三十块,而我原本请D君帮我订天堂青年旅社,想当然尔,她又忘了,只好抵达之后再找吧。

在马路走疲了,改走栈道,管他怎么弯,朝前方的方向走就对了。累到诺日朗瀑布,也因为阳光的方向对,因此拍照的人相当多,要摆三脚架真的很难,而且地板一直晃呀晃,要拍也是难事。

没想到前面的人有人聊天,说是几家类似天堂青年旅社的旅馆全都客满,不晓得晚上住那里,打算到了再摸黑找。

诺日朗中心没进去过,就到那里休息吧。里面人超多的,旅行团大都在此用餐,为自助式,分为40、60、80三种餐。

我一听,恶……耗呀!因为他们都是一群人,还有个伴,我是一个人呀!

九寨沟的确很美,美到样样都贵!

晚上八点半,终于抵达九寨沟,巴士停在九通宾馆里面,是家国营宾馆,回程买车票与搭车,都是在这里。

我到旁边的开放空间,找个桌椅坐下来歇脚,吃前几天带进沟的饼干和苹果。我吃那么少,又生病,居然还能这么会走,本帮主真的太伟大了,果然是半仙也!

我拿出打印出来的攻略,想请尤先生帮我打电话连络旅馆,因为我快听不见了。他也很好心,等着我找数据,但是根本就没有灯光,黑漆漆的一片,叫我怎么找呀!

一旁有卖方便面的,不少散客在此买来充饥,听说价格不便宜,但至少比那些自助餐便宜吧。

见门口有几位藏民,他就跟我走了过去询问。他们的房间都是藏居改建,都颇为不错,但价格一间房大都要一百六以上,甚至还有两百多,号称跟三星级旅馆一样。

依这几天的经验和攻略上所见,巴士查票都是在车上,瞥见往下行的巴士没人查票,我就溜了上去。

他们问我几个人,我说一位,他们直嚷着,你一个人不合算,再找个人一起住。要我花一百多块只住几个小时,我也不干!

九寨沟的门票虽然可以两次进沟,但车票要分别买,就是进沟两天,车票要买两次,各九十块。会偷住在沟里,除了是体会藏居风情,可以早起游览,不必在沟口人挤人之外,也是要逃第二次的车票钱。司机和导览员是不管乘客有没有票,而是检查员在负责,因此我才溜上车。

有两位藏女走过来,问我几个人,我说一位,她们讲一晚……好像七八十吧,我问离沟口远吗?她说会有车载我过去。旁人悄声说很远,而且你又生病!嗯,放弃!

搭到树正寨下车,此时光线充足,感受是辽阔与舒畅,便再拍了几张照片,见来的巴士也没查票,又溜上车往下行,前往火花海、盆景滩和荷叶寨。

陆续有同车的乘客搭出租车离开了,就剩下我跟那位仁兄,再待下去也不是办法,于是决定跟他到朗介之家碰碰运气。

原本后者不想下去,因为没啥看头,打算直接出沟去买明天回成都的车票,然后赶去旅馆占床位,免得晚点出沟又没地方住了,反正该看的景全看完了。

拦了辆车前往朗介之家,同伴跟司机聊起我的情况,才晓得此时是九寨沟最美的季节,因此游客相当多,旅馆客满是正常。

突然有乘客说要在盆景滩下车,我也很无聊地跟着下车,结果……先生,你的车票能让我看看吗?

昨晚他就载着两位小姑娘到处找旅馆,皆落空,都快晚上十点了,才在一家N星级旅馆找到好心挪出来的房间,一晚听说五百多,要不要住,还是必须住!而且这时也是九寨沟最后赚钱的机会,再来就是冬天了,游客锐减,旅馆大部份都关门歇业,因此他们提高房价也是正常。

晕死了!居然来这一招,下车才验票!

我在想,要是真的找不到便宜的,只能住三四星的旅馆了。为什么刚才我却不住一百多块的呢?也许是想赌赌运气、或许是听完司机的话语之后感到绝望,也可能当下觉得他们的房间应该不会有一百多块的价值……一切,都是矛盾的心态问题。我必须好好检讨。

要是上车时验票,顶多下车,不搭了,他们也不能怎样。如今下车才查验,人已经搭车了,无法赖皮,不得不补票。唉……很不情愿地缴了九十块大洋,荷包在滴血。

抵达朗介之家,环境,嗯……大家都知道了吧!一个床位三十块,也不用要求太高。当我询问柜台时,最后一个床位才被刚走出门的男人订走,欲哭无泪呀!

心情很不爽,随便拍了几张照片,斜对面的荷叶寨也没啥,游客也同样一堆,因此只在对面拍一两张照片,就再上车出沟。

尤先生便问我,要不要我帮你打电话询问别家?我赶紧拿出攻略找电话号码,但是到底藏在那里啦!柜台人员听我说话、看我的脸色,不必问也知道病情已相当严重了,可能见本帮主很可怜吧,大发慈悲地请一位工作人员到前面的藏民家询问是否有床位。

PS 九寨沟该怎么走比较顺畅,提供一下小小的建议。若都是住沟外的话,因则查洼沟的景点较少,可以在第一天入沟之后就直接到长海,慢慢玩下来,下午则走树正沟,然后出沟。第二天则玩景点较多的日则沟,也因此有比较多的时间可以慢慢走,出沟之后可以去逛边边街。当然,两者可以互换。倘若第一天天气就不错,一大早就要赶紧在日则沟的镜海下车,拍倒影,晚了就看不到喔!

『心情,就像很兴奋地爬上楼梯,打算偷看隔壁浴室的美景,爬到一半时,却不禁担心看到的将是少女的美景、还是她奶奶的霉景。』

再PS 如果是偷住在沟内,第一天当然是猛搭车逛则查洼沟和日则沟,第二天在从树正沟慢慢走出沟口。

『结果,有床,是美景啦!』

三PS 强烈建议就算春秋之际也要抹防晒油,不然就会像我一样毁容!这是惨痛之后的建议,切记之!

尤先生看到我拿出台胞证登记,笑着说难怪你的口音听起来不一样。这时他也安心了,便到入住的N人房。

严重PS 自07年九月起,新南门增加一班上午十点有班车前往九寨沟,是经绵阳、江油。所花费的时间应该比七点五十这班还少。

我的房间一晚60块,押金却要一百…..晕死了,还是必须要住。

我想着,票已经被逼购买了,就赶紧去买回程的车票,订好旅馆,以最快的速度再杀回来,搭巴士游九寨,晃到六点再出来,这样才不会亏太多。

很感谢这位萍水相逢的尤先生。

踏出没多少游客排队的沟口,拦了辆出租车到九通宾馆。途中很无聊地问司机,下午有车回成都吗?他看了一下时钟……是有,但不晓得那班车开了没?

过了许久,一位藏民妈妈带我过去,就在朗介之家前面的一动木屋,走上木梯,步过阳台,拐了弯,房门是一只老旧的锁勾住,很怕打不开。

于是他加快油门杀到九通宾馆,车资五块钱。

打开门,开了灯,屋徒四壁,只有一张床,门还无法关紧,要上厕所必须到外面一个『独立』在空地中央的厕所,或者到朗介之家,果然是真实的藏民家。

我到前面的售票厅询问,一点的车还没来,所以我又买到最后一班车的最后一张车票到成都的茶店子汽车站,而下午也只有这班车而已,车费103块。

我把小背包往床上一扔,打算去买东西,妈妈赶紧说门要锁上喔,你贵重的东西在房里呢?谢谢啦,虽然里面只有粮食和盥洗用具,我还是锁门,向妈妈询问那里有商店……就在楼下的马路边。

成都往九寨沟的车分别从新南门与茶店子出发,新南门的属于旅游车,因此是直达。像我所搭的这班往茶店子的车,就会在一些站上下车,属于当地人搭的车,或许是这样票价比较便宜。

我已经第几次问这种白痴问题呢?不晓得,只知道往后还有一大串!

回成都的车班时间为早上六点、六点半、七点半,下午一点,以上仅供参考。

在那家商店买了饼干、水、巧克力等明天入沟时吃,以及最重要的卫生纸拧鼻涕,总共花了15块五。询问老板沟口几点卖票。他说七点开始卖,六点半就可以打车过去了。

心想我若没搭上此班车,就必须在沟外住一晚,隔天更必须相当早就摸黑起床梳洗,再赶着打车来这里搭车,然后花一整天坐车。如今搭上这班午后的巴士,便多出一天可以到别的地方游览。

虽然下午再吃了一颗苹果,肚子还是有点饿,就晃进附近的一家餐厅,叫了碗面……十块!好贵呀!不过,据我偷偷观察的结果,我是吃最便宜的。

这辆巴士是从县城开来的(茶店子发的车是到县城,经过沟口),一点零三分出发。

至于热闹的边边街嘛,很累了,懒得去逛。

今天的天候不错,身体也好些,可以观看窗外的景色。从九寨到松潘这段路的景物颇佳,不时能见到高耸宏阔的高山,山巅在阳光下闪烁着霭霭雪光,纯朴中带着华丽的藏居不时点缀于路旁。

先上个厕所再回房睡觉吧,不习惯在『独立』的厕所上,于是到朗介之家解放,一路小径崎岖不平也。抹平一下需要多少钱呢?不懂!

过了松潘,山景虽然变得单调些,然而山谷陡峭、山路蜿蜒险峻,是另一种欣赏的美,偶尔也能看到羌族特有的雕楼高塔,不知是否经过天仙MM尔玛依纳的故乡。

晚上,冷风从门缝与地板的洞钻了进来,冷呀,紧搂着棉被,再加上羽绒衣才能睡着。

停车休息时,我问司机老大几点会到成都,他说应该十点吧,于是我打电话到九龙鼎订床位。

在出发前,我除了找攻略之外,也询问刚去九寨沟、也是『经常』四处旅游的朋友,她是住在那里,当做参考,而且我告知她因为我去的时候是超旺季,想提前订房。

为了预防『万一』,我问她们几点关门。

这个发问并不为过吧!

她嚷着不要太晚回来呀,我们十二点就关大门了。时间又不是我能控制,大家说是不是?她才说我回来的时候要是门已经关了,可以敲门,有人会开的,那时看那间房有床,就让我住那间,不用预订。

她却兜了一大圈,就是不说她住在那里,反而说我太紧张了,随便找也有床位,而且很便宜,五十块就能住到很好,不用怕啦……

不过,我深深地觉得果然吾乃半仙也,对衰事的『万一』都很准。

实际上呢?大家都已经知道了,唉……

所以,黄昏时巴士在某一处加水停车之后,就发不动,也就是抛锚了!

感谢那几位陌生人的提醒与帮忙,我才不必花大钱去住星级旅馆。

一直修不好,不少乘客也加入修车的行列,连小贩也搬来铁槌、甚至大石头都出动,框、框、框地猛敲,天呀……一旁的解放军很不爽地看着底盘,样子就像恨不得举枪瞄准---要嘛发动、不然就一枪毙了你!

PS 大量的照片与游记,在小弟的博客---西游札记。

既然要修车,就拜托修久一点,看能不能明天清晨才抵达成都,这样我就可以省一晚的住宿费。结果只修了不长不短的时间---约两个小时,巴士就夜奔成都,唉……

中途在不知名的山腰上停车,让乘客到对面的餐馆吃饭。我懒得去挤,还是吃路上所买的苹果和巧克力。到一旁上厕所时,收费的很不解地问,怎么只有你一个呢?废话,其它人忙着在吃饭嘛!

这辆车的气窗一样关关开开,我有带毛帽,但在九寨沟都没有戴,却在车上戴帽子,晕了我倒!

巴士在汶川停车,让乘客下车。原本F君建议我若真的要去丹巴,可以在汶川下车,再转车过去,不用兜一圈回到成都再前去。这时我看着外面,是有发现招待所,但已关门休息,而且停的地方并非汽车站,要我独自在这里下车摸黑找住的地方和汽车站,算了!

虽然沿途没有塞车,但是晚上的关系一碰到修路的地段都必须缓慢前进,弯路时更是如此,抵达成都时已十二点多。

PS 九寨沟之行,包括来回的巴士车资,总共花了820块。要是今天不被逮到而付了90块车钱,第一晚更能找着一晚三十块床位的话,就可以省下一百二十。820,好多钱呀!不过,这些钱连住五星旅馆『九寨天堂』一晚也不够许多!

这时根本不可能有公交车,只好找了辆在一旁排班的出租车回九龙鼎。茶店子汽车站位于成都的东北角,算是比较偏远的地方,因此车资35块。途中跟司机聊起是因为巴士坏,才这么晚到。他语重心长地说,难怪一直等不到这班车,只要能平安回来就好!

也许排班的司机以为这班车出车祸了,才一直不见踪影。不过都这么晚了,不少街头还有不少人与卖热食的摊贩,成都果然是西南的大都会。

抵达旅馆时,差不多快一点了,敲了门,睡在大厅沙发的男服务员起来帮我开门。我猛说不好意思,巴士抛锚了,才这么晚到。他去叫值班女经理来帮我登记,女孩一见我,就垮着脸说,怎么现在才到呀!又不是我的错,本大侠是无辜的嘛!

看她瞄着外面,我一转身,没想到我的后面还跟着一对男女,应该是拉客、或者司机带那位韩国女孩来此投宿。

女经理要求证件登记,我说前几天才扫瞄过呀!她苦笑地说每位客人退房时,都会把数据删除,所以……拿来!没办法了,只好再掏贴身包了。

这次住不同的三人房,一进门,哇勒,两个室友还在看连续剧,而且声音很大,原来前几天听到的电视声就是从这间传出去的。他们见我孱弱地倒在床上,才将音量转小。

很想换房间!

PS 大量的照片与游记,在小弟的博客---西游札记。

本文由探球网足球即时比分发布于社区服务,转载请注明出处:九寨沟之秋景观

关键词:

上一篇:慵懒秋日之东欧篇,愿在路上的我

下一篇:没有了